首頁>人文財經>思享匯

消費金融應當去蕪存菁

作者:張銳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9-05-28

  日前收官的年度財報顯示,在消費金融市場中,除了捷信消費金融和招聯消費金融兩家頭部機構凈利潤超過10億元之外,利潤額在1億元以下的消費金融公司多達10余家,幸福消費金融還發生了首次年度虧損。顯然,在盈利能力與市場業績方面,消費金融公司之間已經出現了較為清晰的分化趨勢,加之監管政策口徑不斷收緊,已經搶跑了幾年的消費金融企業接下來將不得不進行自我優化和全面健身。

  持續擴身 

  消費金融公司是國內消費金融矩陣中的核心主體,目前由中銀消費金融、中郵消費金融以及捷信消費金融等在內的23家機構所組成。矩陣中的另外兩個主體是商業銀行與互聯網金融,前者主要通過消費信貸(房地產貸款)和信用卡兩大產品提供消費金融服務,后者主要包括BATJ旗下的金融服務產品,如百度度小滿運營的“有錢花”、騰訊微眾銀行推出的“微粒貸”、阿里螞蟻金服運作的“花唄”,以及京東金融旗下的京東白條等。P2P、網絡小貸以及今日頭條開發的“放心借”、滴滴上線的“滴水貸”等也都屬于此列。

  消費金融公司在性質上是持牌經營的非銀金融企業,與商業銀行相比,其最大的特征就是場景消費,即面對目標客戶提供具有針對性需求的體驗消費。因此,雖然目前消費金融公司不少由銀行牽頭發起,但它們都與非銀行業綁得很緊。比如,上海中誠消費金融背后站著攜程集團等重要股東,寧波永贏消費金融的重要出資人是富邦家具與寧波城市廣場,光大消費金融的重要聯手方是中青旅。而像海爾、蘇寧等實體企業也創設了產業型消費金融,其鏈接的消費場景更接地氣。與消費金融公司相比,雖然互聯網金融也有場景消費特征(主要是線上場景),比如“有錢花”依托的是百度搜索場景、“微粒貸”仰仗的是社交場景、“花唄”背靠的是電商場景等,但互聯網金融屬于非持牌消費金融,其杠桿率要比“正宗”的消費金融公司低得多,前者只有2.3倍左右,而后者可以放大到8-10倍左右,業務空間更大,靈活度就更高。

  正是由于具備了商業銀行與互聯網金融所不具備的優勢,自成立至今的八年時間,消費金融公司一直跑得很快很歡,所能攬到的用戶人次少則數百萬,多則數千萬,同時放貸金額都在數百億元甚至數千億元以上。另外,按照規定消費金融公司不具備吸儲能力,因此自去年開始,該行業進入資產快速擴張的軌道。如中郵消費金融注冊資本由10億元猛增至30億元;馬上消費金融的注冊資本由22.1億元增至40億元;即便是剛剛成立兩年不到的長銀消費金融,其資產規模也由3.61億元擴身至32.09億元;成立僅一年的哈銀消費金融也在日前完成增資計劃,注冊資本從10.5億元增加至15億元。

  市場潛力巨大 

  消費金融服務的是消費行為,目的是通過居民的適量負債來撬動消費市場,因此,消費金融的最大貢獻應當是擴充了國內消費這一經濟內生動力。數據顯示,目前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接近40萬億元,最終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了76%,消費已連續五年成為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其拉動經濟的主力地位已基本確立。另外,傳統金融所能覆蓋的是白領和高凈值人士等優質客戶群,而一些低收入群體如大學生、年輕藍領等大量長尾端客戶的金融需求無法得到滿足。消費金融通過創設低門檻、無抵押與快捷審批通道的信貸供給方式填補了金融供給端空白,從而使得現代金融的普惠功能得以展示。不僅如此,消費金融在品種與場景層面的不斷推陳出新也倒逼著傳統銀行等金融機構加快零售業務迭代的步伐,同時激活了整個金融市場的創新基因。據統計,去年,僅消費金融ABS(資產證券化)發行量國內交易規模就達到3000億元。

  按照央行披露的信息,去年國內金融機構中住戶短期貸款增加2.41萬億元,同比上升31%,意味著我國消費金融的增長速度突破了30%。另外,目前國內人民幣短期貸款存量為8.8萬億元,按20%的年度增速計算,明年國內消費金融達到10萬億元毫無懸念。不僅如此,相比消費信貸模式較為成熟的美國,我國消費金融滲透率(短期消費貸款/消費支出)處于較低水平,僅為美國的60%,市場潛力仍然很大。更為重要的是,目前我國四五線城市和廣大農村地區仍有大量有需求但未獲得金融服務的群眾。同時,隨著95后、00后相繼成年并進入社會,這些人勢必成為消費金融市場的生力軍。因此,未來還會有更多的金融與產業資本加入到消費金融的陣營中來。

  局部失序 

  然而,回過頭去看,消費金融在最近幾年的持續擴張中也出現了不少離道偏軌以及失準脫靶的現象。一段時間以來,整個行業基本處于野蠻生長狀態。除了互聯網金融產品令人眼花繚亂以外,銀行信用卡最近兩年的增幅也分別高達26.45%、16.67%,累計發卡量從前一年的5.88億張飆升至去年的6.86億張。雖然目前國內人均持卡量只有0.49張,但持卡主體卻重度年輕化。按照51信用卡聯合發布的《2018年信用卡行業報告》的統計結論,90至00后持卡比重高達67.86%。為了爭取更多的客戶,許多消費金融供給主體在線上與線下渠道大量發布引誘年輕人借貸的不實信息,同時放松對借貸人資格與信用的必要審查,并且千方百計規避監管層的授信額度限制。

  消費金融的局部失序帶來了一些經濟與社會問題。據《2018中國消費信貸市場研究》得出的結論,我國消費金融的使用者主要是年輕群體,其中18歲至39歲的群體使用消費信貸的占比超過66%。除了少數人的收入能夠覆蓋消費金融的還款需求外,絕大部分屬于收入較低、償貸能力不強的群體。也正因如此,去年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高達788.61億元,由此帶動了銀行資產不良率的同步增升。智聯招聘發布的《2018年白領滿意度指數調研報告》顯示,超兩成白領去年處于經濟負債狀態,成為典型的“月光族”與“窮忙族”。不少年輕人本著超前消費、任性消費、享樂消費的理念,隨意超額借貸,最終將債務轉嫁給父母與家庭,導致國內居民部門負債率在去年快速突破50%,朝著發達國家60%的家庭負債率邁進。

  從更宏觀的角度看,由于更多人的實際收入并不支持償債支出,部分或者全部清償債務后必然會削減消費支出。因此消費金融雖可以刺激消費“井噴”,但過度杠桿化也可能形成對消費的擠出。資料顯示,繼去年創下1999年以來的最低點之后,今年1-4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再度同比收縮1.7個百分點,消費增長的持續性有待觀察。另外,國內通脹出現抬頭趨勢,今年前4月CPI總體漲幅雖然只有2.5%,但與居民日常生活緊密相關的豬肉、蔬菜和水果價格卻分別飆漲18.7%、15.6%和14.4%,在原油等上游原材料價格疲軟不振的情況下,國內核心消費品價格大幅攀升。此外,同樣值得關注的還有因消費金融引起的社會養老風險。螞蟻金服發布的《2018中國養老前景調查報告》顯示,35歲以下的中國年輕一代中56%暫未開始為養老儲蓄,44%群體中平均每人每月儲蓄只有1339元,部分年輕人處于“零儲蓄”狀態。

  正本清源有賴于制度設計  

  圍繞消費金融的“撥亂反正”,監管層近年來頻頻出招。如,開展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叫停校園貸、對第三方支付實施“斷直連”等。同時,還發布了《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等若干指導性文件。目前,無論是信用卡的發行還是消費金融公司牌照的發放,都出現了明顯減速的跡象。但是,消費金融的正本清源并不能僅僅依靠專項整治或者紅頭文件,必須有賴于制度設計與機制規范。

  其一,在控制牌照的同時,要加快征信基礎設施的建設。打通央行個人數據庫與社會第三方個人數據庫,并將征信數據一律遷移并納入央行征信體系。以此為基礎,建立合理有效的消費金融業務監管框架,對于貸款利率、貸款額度進行適度指導。

  其二,要通過金融科技手段加強對信貸需求方的適當性管理。憑借人工智能、區塊鏈技術創建出對資金借入方財產收入、負債狀況等各項指標的靈敏識別機制,并據此進行合理授信,以隔離高杠桿帶來的金融風險。

  其三,在建立起對失信人聯合懲戒制度的基礎上,要將失信處理結果進行適當公開,以此構造出借貸有度、消費有序的良好金融氛圍。通過大學課堂、網絡媒體以及餐飲娛樂場所對年輕消費群體展開有針對性的消費教育,引導他們養成合理舉債與理性消費的行為偏好。  (作者系中國市場學會理事、經濟學教授)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开心农场中文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