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收藏
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木香吹雪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9-09-02

  丁莉婭

  春的花事將盡,長夏的木槿、牽牛、合歡之屬還未登場,正是季節輪替的半昧時分,木香卻剛好是這時節開得最盛的花。

  不知何故,北京的木香極少,即使有也總抵不上南方街頭巷陌蓬蓬如瀑的盛況,且總少了那么點雨意氤氳的美感。如汪曾祺寫過在昆明某個雨注的清晨見過的一架木香花:“昆明木香花很多,有的小河沿岸都是木香,但是這樣大的木香卻不多見。一棵木香,爬在架上,把院子遮得嚴嚴的。密匝匝的細碎的綠葉,數不清的半開的白花和飽漲的花骨朵,都被雨水淋得濕透了”,汪老也因此四十多年后都忘不了那天的情味,寫下了“木香花濕雨沉沉”的詩句。北方少雨,難得見到被雨水潤澤的木香花,但去年春天于頤和園中南湖島月波樓前見過的那兩株一百多年的古木香,卻也讓人見到了花開如雪的盛景,今年這時節應該也差不多滿開了。木香為蔓生植物,是故常見的總以墻頭架上為多,而又因攀墻附架更凸顯了它長蔓柔條的優勢,一徑于墻垣之內以旺盛蓬勃之勢伸將出來,往往是成片地盛開于墻頭,尤其是襯著江南灰白的粉墻,是極有意蘊的畫面。月波樓前的這兩株木香植于地上,并未搭棚構架,但也長得分外繁茂,團團簇簇兩大蓬,許是長得過于茂盛的緣故,園內的工作人員用立柱將其支撐著。這兩株繁茂的木香映著朱甍碧瓦的月波樓,頗有古意,且暗合了樓前那副楹聯“一徑竹陰云滿地,半簾花影月籠紗”的詩意。

  木香于唐人的園林生活中即出現,但那時還遠未形成觀賞的風潮。至宋代,木香才更多地出現在宋人的世俗生活中。那時賞花不僅僅是宮廷貴族所追求的雅好,也成為尋常百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物事。可以說,花卉消費極大豐富了宋人的日常生活。宋人喜歡插花、簪花,對花卉的需求量很大,致使花卉的買賣異常興隆。暮春時節,在北宋汴梁城中悠揚的賣花聲處處可聞,此際諸花中,便出現了木香。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卷七“駕回儀衛”條云:“是月季春,萬花爛熳,牡丹、芍藥、棣棠、木香,種種上市。賣花者以馬頭竹籃鋪排,歌叫之聲,清奇可聽。晴簾靜院,曉幙高樓,宿病未醒,好夢初覺,聞之莫不新愁易感,幽恨懸生,最一時之佳況。”至南宋時,世人的日常生活中更是離不了各式花卉,其間也可窺見木香的蹤影。宋代傳統的歲時節慶較多,這為花卉消費提供了商機,同時隨著花的栽培技術和羅帛等仿生花制作水平的提高,至南宋時,都城臨安一年四季都有花賣,賣花聲也幾乎終年不斷,而木香也常常成為春天人們插于瓶內、簪在鬢邊的時令花卉。吳自牧《夢粱錄》卷十三“諸色雜貨”條記載頗詳:“四時有撲帶朵花,亦有賣成窠時花,插瓶把花、柏桂、羅漢葉,春撲帶朵桃花、四香、瑞香、木香等花,夏撲金燈花、茉莉、葵花、榴花、梔子花,秋則撲茉莉、蘭花、木樨、秋茶花,冬則撲木春花、梅花、瑞香、蘭花、水仙花、蠟梅花,更有羅帛脫蠟像生四時小枝花朵,沿街市吟叫撲賣。”尤其是暮春時節,是花卉消費的旺季,花品種類最多。日常生活中木香花的出現,也給了詩人筆下更多的抒情空間。徐集孫《檐上木香》:“無奈聲聲杜宇頻,木香猶有一分春。檐頭分得清香到,卻謝尋常過路人。”杜鵑鳥一聲聲“不如歸去”的啼叫中,春天總是顯得很短暫的,而在這春夏之交時分,那爬上檐頭的木香花卻留得了一點春意。張舜民《木香花》詩中也寫到一架花葉紛披的木香,“庭前一架已離披,莫折長枝折短枝。要待明年春盡后,臨風三嗅寄相思。”估計已近花期尾聲了,駘蕩春風中詩人想多聞一下這清逸的花香,要再看到這庭前的繁花又要等到明年的暮春時節了。

  木香又名錦棚兒,這大約與它善攀爬的特性有關。《廣群芳譜》卷四十三就很清楚地點出了木香的這一特點:“灌生條長,有刺如薔薇,有三種花,開于四月,唯紫心白花者為最,香馥清遠,高架萬條,望若香雪。”因此于宋代始,就出現了用木香搭架構棚的造景方式。木香生長極為迅速,若倚架附棚,很快便密密匝匝地將棚架完全遮蓋,細密的花朵簇生著,燦然若錦,香氣襲人,長長的青枝蔓條自棚頂垂掛下來,人在棚內,如身處層層綠幔之中。宋以后的詩詞中也可看到用木香搭成架棚的景象,如“木香架下春未饒,累累叢蕤方弄嬌”,“不信春歸無綰擊,尚存一架木香花”,“木香架畔薔薇落,簾幕無風燕子飛”,“留得臨湖春雨觀,東風搖落木香棚”,但好似至此還以木香架居多。要說“木香棚”成為常見的生活景致與文學意象還是要到明代以后。

  明清時期,“木香棚”幾乎成為園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點綴之物。明代文震亨《長物志》卷二“薔薇木香”條寫道:“嘗見人家園林中必以竹為屏,牽五色薔薇于上;架木為軒,名‘木香棚’。花時雜坐其下,此何異酒食肆中。”木香、薔薇同屬薔薇科薔薇屬,又同是蔓生植物,其生長同樣需要人工培植,正如文震亨所說“二種非屏架不堪植”。但二者實則又有差別。薔薇適合結屏,木香適合搭棚。對于文震亨所追求的簡淡古雅風格而言,他認為此二花盛開時人們雜坐花下喧鬧賞花的情景,與市井酒肆的嘈雜沒什么分別。清代李漁《閑情偶寄》“種植部”則更加細致地指出薔薇適合為屋墻,而木香適合作屋頂。木香花繁香遠,而且柔蔓舒長的枝條比薔薇能攀至更高更遠處,但二者是互補的角色,單種一種,似乎又略顯冷落:“木香花密而香濃,此其稍勝薔薇者也。然結屏單靠此種,未免冷落,勢必依傍薔薇。薔薇宜架,木香宜棚者,以薔薇條干之所及,不及木香之遠也。木香作屋,薔薇作垣,二者各盡其長,主人亦均收其利矣。”

  明清小說中也少不得“木香棚”的園林景致。《紅樓夢》第十七回《大觀園試才題對額 榮國府歸省慶元宵》中賈政領著寶玉一行人到剛修竣好的花園中題額,而這“天上人間諸景備”的大觀園中就搭有木香棚。賈政眾人從稻香村出來,“轉過山坡,穿花度柳,撫石依泉,過了荼蘼架,再入木香棚,越牡丹亭,度芍藥圃,入薔薇院,出芭蕉塢,盤旋曲折。”木香因其香馥清遠,遂成為明清園林中常植的重要香花,又因其枝條柔長,具有很強的攀附性,多借以竹木搭建成花架、花棚,從而營造香氣馥郁的花下休憩空間。所謂“棚上雪香棚下客”,古人常于花棚架下安閑休歇、賞花聞香。清代陳淏的《花鏡》有記:“以木槿、山茶、槐、柏等樹為墻,木香、薔薇、月季、棣棠、荼蘼、葡萄等類為棚,下置石墩、磁鼓,以息玩賞之足。”這些園林設計理念在寶玉住的怡紅院中得到了充分體現。恰如寶釵笑稱怡紅院是一處“都是香花兒”的院落,其前庭后院均布置以薔薇、荼蘼、木香、玫瑰等植物編織而成的花屏、花架、花棚。

  (丁莉婭,中國古代文學方向碩士,文學編輯,散文、隨筆散見于《三聯節氣》《中國財經報》《中國國門時報》《海燕》等報刊媒體。)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开心农场中文游戏下载